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林然袁千云是什么书 林然袁千云免费章节在线章节阅读

时间:2022-08-05 19:24:32作者:王二

>

《重生81年从捡漏开始》 第3章 勺缶斋的来历! 免费试读

感受着林然突如其来的热情,杨大爷放声笑了笑。

“林小子,今天大爷可没糖给你啊!”

“大爷您这是什么话,我俩的交情,岂是用那些东西来衡量的?”

“这不看您要走了,我搭把手,送送您!”

说话间,林然便娴熟地给杨老头取来了烟筒,笑眯眯地塞到了对方手中。

满脸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架势。

“好孩子,大爷小时候没白疼你!”

猛地吸溜了一大口烟筒,吐出几个烟圈,杨老头心满意足地回了一句。

而林然,早已经在屋里忙碌了起来。

目光则始终放在门口那个宋代的汝窑瓷瓶之上。

要知道,像这样一个保存如此完好的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,在后世的苏富比拍卖会上,可是拍出了6000多万的天价!

眼下这个时代能卖多少钱林然不敢保证,但他知道,光凭这件宝贝,足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!

忙活了约莫大半个小时,院子里头不要的杂物终于都被林然给分类搬到了门外。

而杨老头也有些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手中的烟筒,拍了拍林然的肩膀。

“小子,累坏了吧?”

“你这腰不错!有大爷我当年的样子!”

听着大爷吹了一堆自己年轻时候的牛,林然也是很合时宜的搭着话。

“来来来,这次走了就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你了。”

“这十块钱你拿回去,听说你考上大学了,是个好苗子!”

杨老头边说边从衣服的夹层中翻出了一个塑料袋。

被揉的褶皱的塑料袋中,正整整齐齐地包裹着一沓毛票。

望着大爷递过来的十块钱,林然急忙摇了摇头。

“大爷,您这是做什么!”

“这钱我不能要!”

眼下这个年代,10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!

财帛虽然动人心,可他林然又岂是那种人!

扫了一眼门口的南宋瓷瓶,林然更是毫不犹豫地将钱给推了回去。

“傻孩子。”

瞧着林然不要,杨老头对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又多了几分喜欢。

“罢了罢了!”

“老头子我也没有什么好给你的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,就看看这屋里有什么用得上的。”

“拿回去就当是个念想了!”

听到杨老头这句话,林然顿时眼前一亮!

但还是颇为拘谨的挠了挠头,才指了指门口那个被老头当作垃圾的瓷瓶。

“大爷,我妈就喜欢插画,那花瓶若是你用不上的话,我就带回去哄哄我妈!”

“诶,这书包和相框也不错,我就一起带走了啊!”

一看这小子居然要个被自己丢了的破花瓶,杨老头也是没好气地笑了笑。

“得嘞!你个傻小子打小就孝顺!”

“喜欢的话就拿回去吧!”

“以后出息了,记得带着你爸妈来看看老头子我!”

得了大爷的允诺,林然才兴高采烈地跑出门外,小心翼翼地将瓷瓶踹在了怀里。

而那个掩人耳目的书包和相框,则是被毫无违和感地背在了身后。

看着手中的瓷瓶左右打量,仔细端详一番。

没错,就是这个味!

“大爷,那我就先走了哈!少抽点烟,保重身体啊!”

对着大爷挥了挥手,林然眼中满是感激。

“去吧,瓜娃子,记得好好读书!”

又嘱咐了几句,杨老头便继续低头猛地吸起了烟筒。

吐出阵阵眼圈,眼中满是欣赏。

……

此刻这个轻若微鸿的瓷瓶,在林然手中,却宛若千钧!

原因无他,上头承载的,是自己一家人的命运!

一想到时间的紧迫,不再拖沓,万分小心地捧着怀里的宝贝,林然便凭借着过往的记忆,急匆匆地朝着镇上的典当行走去。

过了约莫半刻钟,才在一间店铺前面驻足下来。

放眼打量几圈,高悬于店铺正门其上的,赫然正是一块红制牌匾。

上书“勺缶斋”四个大字,力透纸背。

“希望能遇到了明白人吧。”

林然苦笑了一句。

典当行这个行当,可谓是自古有之。

但挂羊头卖狗肉的占了一半,黑心压价趁火打劫的又占一半,其中靠着大忽悠低买高卖的,甚至是强买强卖的,更是占了七成以上!

两世为人,又是业内泰斗,林然只想说这个行业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。

黑!

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,近年来大环境相对宽裕了些,所以眼前的这家典当行,规模还算可观。

整了整衣衫,定了定心神,林然便推门而入。

身上更是带着一股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稳重和老练。

“哟,爷您这是来出质的还是落码的?”

“我们这儿最近可是有好几件流当硬货呢!保准您满意!”

林然一进门,就有名伙计热情地迎了上来。

“您客气了,不瞒您说,我手里带了点东西,所以过来请请眼!”

林然礼貌性地躬身一笑。

环视四周,厚重古色的装修,乌木成鼎的柜台,纯木质地的板墙,一股年代气息扑面而来。

而伙计和林然所说的“出质”、“落码”、“请眼”,都是这行的黑话。

作为昔日的国博巨擘,这些术语对林然来说,早已经烂熟于心。

“嚯!那感情好!一看您就是贵人哩!”

“您且稍作喝茶,我这就去请我家大掌柜来给您看看!”

见林然云淡风轻地接住了自己的黑化,伙计又不由得重视了几分。

招呼几句,又给林然上了热茶,这才笑眯眯地退了下去。

未过多时,一位方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便慢悠悠地走了过来。

手中还把玩着一品盘得包了浆的紫砂壶,身穿唐装,显得颇为富态。

推了推眼镜,上下打量了几眼林然,便和气地坐了下来。

“小兄弟,听说你有宝贝要出质?”

一看正主来了,林然也是不疾不徐地抿了一口茶,才缓缓开口道。

“宝贝谈不上,这不祖上有点东西,所以拿过来看看。”

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中年男子手中把玩的紫砂壶上面,笑道。

“倒是老哥手中这尊清中叶的黄玉麟觚棱壶,那才叫气派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