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沈晴天顾白宸的小说 天赐萌宝:妈咪不要逃小说免费阅读

时间:2022-05-14 13:44:46作者:小王

>

《天赐萌宝:妈咪不要逃》 第13章 竟无言以对 免费试读

要是她也有这么一个孩子,那该多好。

心念方过,不由笑了出来,她估计真是宅太久,剩太久了,不但偶尔会做纯梦,竟然还产生了生孩子的心思,要是让姐姐知道,肯定将她损得头都抬不起来。

姐姐……

想到之前电话里姐姐那边嘈杂的声音,她心中一鼓。

“啵~”怔愣间,顾白天嘟起小嘴在她面颊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口水印,笑眯眯看着她,“阿姨,礼尚往来,你也亲亲我吧。”

这么可爱的孩子提出的要求,有谁能忍心拒绝?沈晴天自然毫不吝啬在他脸上啵了一口。

小孩子的皮肤软软细嫩,顾白天又爱干净,这一口亲下去,触感好得让沈晴天流连不舍,于是在顾白天稍呆的小脸上又啃了几口。

……她之前都是在骗自己,其实她非常喜欢小孩子,尤其是像顾白天这样机灵可爱活泼又会卖萌的小孩子。

被老色女占了便宜的顾白天犹不觉得吃亏,反而兴奋异常,高高兴兴窝在她的怀抱里,搂着她的脖子亲昵,嘟嘟嚷嚷道:“阿姨,你真好,我好喜欢你。”

小孩子充满童真的表白让母爱泛滥的沈晴天满心欢喜,她无视了一边的顾白宸,搂着顾白天转圈圈,笑盈盈回复:“小白天,阿姨也喜欢你。”

去掉让她嫁给顾白宸的想法,她是很高兴跟顾白天小朋友玩的。

顾白天估计也是常年缺少母爱,对突然冒出来的沈晴天他表现出极大的热忱,一听沈晴天也喜欢他,顿时眼睛亮的媲美悬挂在大厅的长明灯,蹭着她脖子,指着二楼的一间屋子道:“阿姨,你抱我过去,那是我的房间,你肯定没到过里面吧?想不想见识一下我的王国?”

呆萌的小孩一秒酷毙起来,瞧着他一脸的憧憬梦幻和幸福,再想到这个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亲,心头莫名一软,鬼使神差点头:“好啊,我们一起去参观白天的王国,见证一下小白天的英雄事迹。”

一大一小其乐融融上了楼,完全把其他人当成了背景板,我行我素。

顾白宸没有恼怒,也没有跟上去,只是目送那两人的身影上楼,眼中有复杂的情绪流淌。

有气愤,有欣慰,有难过,有了然,有失望,有期待,有懊恼,有悲伤……

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,连他自己也理不清楚是什么滋味。

“不一起上去看看?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。”嘻哈的声音从一边传来,带着几许的调侃意味。

不用分析那熟悉的声调,光是敢这么对他顾白宸说话的男人,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。顾白宸头也不回,依旧巴巴望着顾白天的房间,只是语气并不怎么友善:“你居然还敢来,就不怕我揍扁你丫的?”

周郁南迈着长腿跨门而入,俊美的脸上掠过继续无所谓的不羁,继续不怕死调笑:“我可一直都在掏心掏肺帮你,你有脸揍我?”

这点倒是没错,不过不经过他同意就擅自做主介入他生活的方式,依旧让人满心恼火。顾白宸哼了一声:“你故意告诉白天沈晴天在这里的吧。”

话虽是疑问句式,语气却是彻彻底底的陈述肯定。

周郁南不可置否,依旧腆着笑脸:“也不算故意,你可是知道的,白天那孩子智商高出常人不只几个百分点,他又从小渴望妈妈惯了,就算我有心隐瞒,也瞒不住多久。”顿了顿,眼神里跳过一丝怜爱,“顾白宸,五年不见,她已经不是过去的沈晴天了,你不能再用过去的方式对待她。女人,你总是约束她越紧,她就跑得越快。”

“不管她怎么变,都是我的沈晴天,不论她跑到天涯海角,只要我活着,就绝不可能放手。”顾白宸抿了抿唇,眼中失落和痛楚一掠而过,“周郁南,如果你是来当说客的,那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切,什么说客,你第一天认识我吗?”周郁南甩了甩前额的长刘海,一手搭在他肩膀上,“兄弟就是,不管你什么时候倒下,我都能接住你。”

这嘴够甜,难怪能够忽悠得住那么多小姑娘,不过顾白宸可不吃他这一套。“没事的话你可以滚了。”

“别呀,我大老远过来,水都没得喝就赶人,你也太不厚道了。”周郁南丝毫不把他的话放在耳中,长腿一翘,坐到客厅的意大利沙发上。

顾白宸心情不太好,脸色也难看。“有什么话快说,别磨磨唧唧的挑战我的耐性。”

周郁南摸摸鼻子:“早知道会得到你这人欠一百亿的脸色,还不如在美人窝里睡个大懒觉。”眼见顾白宸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他也没胆子撸老虎尾巴,言归正传,“其实吧,我是来看看你的。”

顾白宸丝毫不给面子,冷冷开口:“看我笑话?”

“话说的那么难听,你明知道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。”周郁南嘻哈着,凑近过来,“阿宸,你觉得沈晴天跟白天相处得怎样?”

顾白宸微诧,却还是道:“比想象中的好。”

“那就是了,母子天性,有白天在,你们的感情绝对能顽固。”周郁南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,“我这礼物送得不错吧?”

顾白宸反而更郁闷了。“她拒绝承认白天是她生的,甚至还把我归类为渣男。”

那女人心思浅,有什么情绪基本上都写在脸上了,别以为她不说,他就看不到她眼中的轻鄙了。

“哈哈哈哈,渣男,顾白宸,你也有这么一天,”周郁南笑得前仰后合,就差捶胸顿足表示夸张了,“要我说像你这样的情种现世都绝了种了,居然还被人误会感情不忠,真是笑死我了。等等,你不会告诉我,你根本没有解释吧?”

“解释?”顾白宸疑惑不已,“这也需要解释?”他爱的人由始至终只有她一人,所谓白天的母亲完全是她构造出来的虚幻,根本当不得真,这需要解释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