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领证后,帝国首富为我大义灭亲宋南枝薄景容全文阅读(完整版)

时间:2022-05-14 13:30:14作者:小金

>

《领证后,帝国首富为我大义灭亲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宋南枝淡淡看了白西装男一眼,而后便随着他的脚步,走到了一辆库里南前。

很快白西装男便拉开了车后门。

车门大开的刹那,她看到一个俊双无双的年轻男人,正在闭目养神。

阳光恰到好处的从旁边散落在他脸上,犹如神邸。

只是帅则帅矣,却冷的不沾尘埃。

哪怕他什么也不做,只是静***在这里,都让她感觉刺骨的冷。

很快,男人慢条斯理睁开眼,凉凉的看着她,“宋小姐,请上车。”

他的声音,该死的好听!

这个人,她认识。

在监狱的时候,她曾经在新闻频道看过他。

世界第一集团,叶氏集团的总裁加唯一继承人,全球最富有的男人,叶容恪。

印象中他跟她年纪一样,都是26岁。

而他的爷爷,更是那百度都不可查的贵族。

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层身份,渣男薄景容的小舅舅。

他今天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,她也很清楚。

她没想到,他竟是没等到她上门,就主动找过来了。

宋南枝深深看了男人一眼,而后坐在了他身旁。

很快,车门关闭,白西装男坐到了驾驶座上。

淡淡的乌木沉香气息扑鼻而来,没有大部分男人身上的烟草味,只有单纯的香水味,干净内敛且好闻。

“做个交易。”叶容恪直入主题。

宋南枝明知故问,“什么?”

“我母亲需要你的骨髓。”男人那双好看的不行的桃花眼,凉凉的看着她,说道。

闻言宋南枝嘴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弧度。

六年前,宋南恩从她这里离开不久后,父亲便将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,发布在了各大主流新闻媒体上。

她如今已不再是曾经那个,出身高贵,风光无限的顶流影后。

只是一个声名狼藉,被逐出家门的劳改犯。

而她那个恶毒的妹妹,却取代了她的一切!

不但拿走了父亲的所有宠爱,更拿走了她在娱乐圈所有的资源!成了新一任顶流影后。

六年前的事,现场只有她与宋南恩两个人,想要找到证人,显然不可能。

她想要报仇,必定要以别的方式。

而不管怎样,仅凭一己之力都不行。

她在里面制定了一个很完整的复仇计划。

而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找个强有力的靠山。

叶容恪无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之所以选定他,是因为一年前她的神医狱友告诉她,叶母确诊了慢粒白血病,因为是稀有黄金血,正在为骨髓配型头疼。

神医狱友还说,她跟叶母的配型,刚好吻合。

她不知道,对方是如何在监狱里,给她与叶母做的配型。

她曾问过对方,对方却闭口不提,只是提点她,出狱后可以借此上位。

她原本是想主动找叶容恪的,却没想到,他竟自己找上门了。

宋南枝瞬间想起,三天前,监狱长带人来抽了她的血,说是日常检查。

当时她并没有在意。

现在看来,应该是为了他,想来是他查到了她是黄金血,所以要求监狱给她做了配型。

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“条件,宋小姐随便提。”叶容恪淡淡道。

“我要你娶我!”宋南枝字字句句掷地有声,表现的不卑不亢。

他剑眉微挑,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,“宋小姐,果真如传闻中一样。”

宋南枝淡然的笑了一下。

她的传闻?

她纵然人在监狱,也有所耳闻。

拜宋南恩所赐,她现在的名声,堪称臭不可闻。

大家都说她宋南枝,是个长相美艳的狐狸精,披着人皮的毒蛇,不要脸,没底线,为了上位不择手段,睡了无数人,早成了个破烂货。

大家还说她这种声名狼藉的烂东西,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要了。

“比如,没底线,不要脸?为了上位不择手段?”宋南枝神色如常。

说完,那纤长的五指,便自然轻抚了一下那一头披肩墨色长发。

举手投足间,透着优雅与迷人。

撩人却不自知。

“你倒挺有自知之明。”男人的眼底仍旧看不到情绪,只是目光变得深邃了几分。

对于那些传闻,宋南枝也懒得解释,众口铄金,她就算解释了,人也未必相信,没这个浪费口舌的必要。

“所以,叶三爷,娶我,你敢么?”

宋南枝明眸微眯,好似一只高贵的猫儿一样看着叶容恪,问道。

她的尾音带着几分娇嗲,苏到人骨头里。

男人浅浅勾唇,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看着白色西装男命令道,“顾墨,开车。”

被他们的话题,震惊的快要窒息的顾墨,一脸茫然,转头看着叶容恪恭敬问道,“去哪儿?”

“民政局。”

男人语气如常,好似领证不过是再家常不过的事儿。

顾墨闻言,当即透过车内镜深深看了叶容恪一眼,心说他们三爷还真是痴情,只可惜......

沉思了几秒,顾墨驱车离开。

宋南枝粉唇微勾,未动声色。

“明天跟我去医院。”

“OK。”

......

领证过程十分顺利,不过十分钟,证件就拿到手了。

叶容恪这种人,民政局那帮人见了他,都跟见了活祖宗似的。

再次回到车里的时候,他们已经变成了已婚人士。

“老公,我们的婚房在哪里?带我回家洗个澡,换身衣服?”宋南枝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,六年前的大牌过季款,有些嫌弃。

“先送她回梦园。”叶容恪并没有看她,只是凉凉看了顾墨一眼,惜字如金。

话落,他便拿起了手机,看着财经新闻。

顾墨随即发动了车。

宋南枝则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世界......

六年的光景,终究是物是人非了。

那些承载着她与薄景容记忆的街道小巷还是原来的模样。

只是他们却早已不是曾经的彼此。

曾经的深爱是真的,如今的憎恨,也是真的。

“三爷,今晚是薄小少爷的订婚典礼,您别忘了。”顾墨又道。

说着,顾墨便小心翼翼看了宋南枝一眼。

也不知道这个话题,该不该在宋南枝面前提。

是不是不大合适?

“嗯。”男人仍旧惜字如金。

薄小少爷......

薄景容......

原来,他跟宋南恩今天订婚?

这不巧了么?

宋南枝粉唇微勾,撒娇似的靠在叶容恪身上,猫眸带笑,“老公,我们小外甥的订婚典礼,我这个新晋小舅妈,怎么也得一起过去吧?”

“随你。”叶容恪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,目光始终不曾落在宋南枝身上。

宋南枝心满意足勾了勾唇。

不知道宋南恩跟薄景容心心念念的订婚典礼要是被人破坏了,会怎么样?

“我等下要去躺公司。”叶容恪又道。

“OK,我会乖乖在家做好造型,然后直接过去跟你汇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