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云子鸢容璟免费全文无弹窗 报告王爷王妃她今天又想和离小说在线章节阅读

时间:2022-05-13 19:55:28作者:王二

>

《报告王爷王妃她今天又想和离》 第二章 她重生了? 免费试读

大楚建安十九年年,冬。

“这鬼天气,可冻死个人了!”身穿粉色夹袄的小丫鬟推门走进了清辉院的暖阁中,跺了跺脚上的雪,她手里拎着个绿檀木饭盒,冷的打了个寒战,

另一个丫鬟连忙接过了她手里的饭盒,顺带着帮她掸了掸身上的雪,“香梅,山参要来了吗?管家那边怎么说?”

香梅满脸不忿,当即啐了一口,“什么东西!狗眼看人低!咱们小姐病了,向他要根老山参补身子,你猜人家怎么说?人家说着府中度日艰难,不给呢,还是我软磨硬泡了一个多时辰,才要来了那几根参须。前几日二小姐说是身子不爽利,这参汤喝着就像是白水似的,到了咱们小姐这里,就成了府中度日艰难!”

“香梅,你小点声,咱们小姐醒了,若是让小姐听见了,恐怕是又要伤心了。”

“啊?”香梅愣了一下,连忙压低了声音,“小姐醒了啊?哎呀回雪你怎么不早说!”

回雪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去喂小姐喝药吧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方才小姐醒过来,就问了我年份,到现在都没说一句话……”

云子鸢躺在缠枝莲纹雕花的大床上,睁着双眼,直直的望着头顶的雪青色床帐,听着外间的动静,一言不发。

她重生了。

重生回到了十四岁这年。

这一年,她被二叔三叔家的几个女儿害得掉进了冰窟窿里,大病了一场。

明明这里是定国公府,而她父亲是定国公,这里应当是她的家才对,可却因为她生母早逝,父兄戍守边关,老夫人又偏袒二房三房,以至于她在自己家里,却活的连寄人篱下都不如,要碗补药参汤都要被百般为难。

也正是在这一年的除夕宫宴当中,她被二叔和三叔家的几个姐妹算计,当众出丑,容明睿是唯一一个肯为她说话的人,自此之后,芳心暗许,一发不可收拾。

现在想起来,云子鸢只觉得可笑。

若不是她愚蠢到了这种地步,竟然轻易被一个男人的花言巧语引诱,父亲和兄长根本就不会死,前世的一切也就根本不会发生。

就在这时,香梅和回雪掀了帘子走进来,回雪温声对云子鸢说道:“小姐,您现在大病初愈,先把参汤喝了吧,补补身子。”

云子鸢是听到了刚刚香梅和回雪在外间说的话的,只不过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沉默的将汤药从回雪手里接了过来,然后仰头喝尽。

香梅和回雪看着她这副样子,心中难免心疼。

“小姐,这二小姐和四小姐也太不像话了,说是玩闹,竟然教你推进了冰窟里,这分明是要小姐您的命啊。”香梅一脸不愤的说道:“还好小姐您能大难不死,否则二房和三房的人如何能担待的起?”

“香梅你还是少说两句吧。”回雪无奈的拉了香梅一把。

云子鸢躺在床上听着这番话,眼珠子却是微微的动了动。

前世她被推入冰窟之后,高烧昏迷了好几日,险些命丧黄泉都不见有人来看一眼。

然而在她醒来之后,那几个险些要了她命的“好姐妹”却是哭着求到她跟前求她原谅,她一时心软便答应不声张此事,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掉入冰窟窿里的。

结果那几个人非但不感激,反而是在除夕宫宴上害她出丑。

现在想来,她那几个好姐妹之所以求到她跟前来要她原谅,不过是因为年关将至,她父亲和兄长即将回京述职罢了。

她们欺负她一个弱女子在京城之中无依无靠,却绝不敢将这件事捅到她父亲和兄长的面前。

这里是定国公府,而她父亲是定国公,兄长是定国公世子,她才应该是这里的主人,而不是二房和三房的人!

其实现在想来,这一切不过是有心人的算计罢了。

“哈……”云子鸢躺在床上,直接笑出了声来。

然而笑着笑着,她那一双尚且含着稚气的眼眸之中便流下了泪水。

前世种种,都是因为她的糊涂啊!

好在……老天没有负她,给了她重来一回的机会!

“小姐?小姐您怎么了?您可千万别吓唬奴婢啊……”香梅和回雪在看到云子鸢脸上又哭又笑的表情之后,都是被吓得不轻,“小姐,您冷静一下,奴婢这就去叫大夫来!”

“不用。”

回雪刚刚转身要出去叫大夫,云子鸢便直接开口叫住了她。

“小姐?”

云子鸢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没事,不用去找大夫了。”

听到云子鸢的话,回雪看着云子鸢的目光依旧是有些担忧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间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敲响了。

“这大冷天的怎么还有人上门……奴婢去开门,”香梅抱怨了一声,随即转身掀了帘子去外间开门。

不多时,一位身穿绯红色夹袄的秀美少女便走了进来,她走进内间之后,才抖了抖身上的雪转过身来对云子鸢说道:“三姐姐可算是醒了,若是三姐姐真有什么事,我与二姐便也与三姐姐一同去了!”

云子鸢靠在床柱上,眼眸在看到眼前少女的一瞬间便冷了下来。

云子月!

原本云子鸢以为,自己这辈子再遇到云子月会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,最不济也要动怒,但是却没想到,她此时在看到云子月之后,心中竟是没有丝毫的波澜。

事到如今,她不怪任何人,只怪自己愚蠢。

而这一世只要她活着,就必然不会让前世害她的人好过!

“哦?”云子鸢偏过脸看向云子月,声音淡淡道:“四妹说什么呢?也不怕忌讳。”

云子月坐在床边的绣凳上,掏出帕子来擦了擦眼角,眼中含泪的说道:“三姐,我们都知道错了,这段时间三姐病着,我与二姐也忐忑不安,日日在心中为三姐祈福……”

听着这些话,云子鸢脸上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。

每次都是这样,云子月打着姐妹情深的名头,却让她一再将自己的委屈咽到肚子里,她们则还是外人眼中温柔和善的千金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