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调香总裁,晚上好!免费无弹窗 欧阳真傅司瀚小说阅读

时间:2022-04-28 18:09:07作者:王二

>

《调香总裁,晚上好!》 第7章姿态低到尘埃 免费试读

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房间,在床上侧躺的女人眨了眨眼睛,起身赤足踩在了木地板上。

站在浴室镜子前,欧阳真用手指轻轻按压自己依然绯红的右脸,轻轻叹了口气。

时赫恩的那一巴掌虽然虽然没有用力,可毕竟是真真切切的打在了自己脸上,没见他有半分犹豫。

那一刻,她看到了这个男人最为狰狞的面孔。

“准备去上班了?”

男人温和的声音在浴室门口响起。

欧阳真惊了一下,手指猛地戳到了脸上红肿的地方,“嘶——”脸上肌肉的酸痛让她轻轻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直接环上女人的腰身,时赫恩把头埋在她后颈的蝴蝶骨处闷闷的说。

“没关系的啊赫恩,那种情况下,你有些冲动我可以理解的。”欧阳真转过身,对着眼前的男人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
“你收拾好了吗?我送你上班。”

“马上!你等我一下!”欧阳真像风一样卷出了浴室。

有些事情没有答案又会怎样呢,只要她和赫恩现在是相爱的就够了。

一大清早蔻哲的员工就在公司来来往往,忙碌不已。穿着黑色制服的职员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单手叉腰站在电梯门前,对着电话低吼。

“不可能!傅总监6点以后有其他安排!别做梦了!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会去的!别说cauton会去,就是jean carles在现场,傅总监也没有时间奉陪!”

职员把手机换到另一个手上,继续翻着白眼讽刺。

“还有,这都21世纪了,晚会必须要带一个女伴这种规定是哪个古板的主办方定的?!你觉得傅总监可能会带哪个女人去吗!”

衬衣袖子高高挽起,露出精炼手臂的傅司瀚,拿出文件夹轻轻拍了拍眼前还在抱怨的女人。留下一句“今晚我们会参加。”转身离开。

举着手机的职员愣在原地,看着傅司瀚离开的背影,惊讶的张大了嘴。我们?他和谁去?

“到公司了吗?”

“已经在了傅总监。”

“二十六层右转,左手边第一个房间。”

挂上电话,欧阳真嘴里默念着她的上司刚刚说出的地址,快速向目的地奔去。

“坐在位置上,不要动。”

刚刚进门,带着护目镜和白色橡胶手套的男人指了座位,便不再说话。

欧阳真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傅司瀚面前,抿起嘴看着这个偶尔放下试管凑向她身边的男人。他真的把自己当成实验品了啊。可是这样干坐着真的好无聊啊!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……

“欧阳真,你六点以后有事吗?”低头向试管里添加试剂的傅司瀚,突然开口。

“……”空气里并没有声音回应他。

“真真?”

傅司瀚疑惑的抬起头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紧闭双眼,昏昏沉睡的脸。

她对睡觉的环境还真是不挑剔,傅司瀚撇撇嘴。

“欧阳真!”

这一声可谓是晴天一声惊雷,震得欧阳真瞬间抬起了头。

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,欧阳真在心里大叫。完了完了完了,欧阳真你是猪啊!怎么会在自己上司眼前睡着!

“你还真是懂得享受,下次给你搬个床来你会不会睡的更舒服?”男人眼睛仍然盯着试管,语气里尽是嘲讽。

“我也不想啊!可是你见谁的助理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,不做任何事情啊!坐半天我也很累的”

干脆无视傅司瀚的嘲笑,欧阳真脖子一梗,抱怨。

死就死吧,大不了开了她。

“谁告诉你可以不用做任何事情的?”傅司瀚像猫一样眯起眼睛。轻蔑的看着眼前这个没理还要嘴硬三分的女人。

“我刚才所做的流程你看清楚了吗?试剂如何滴入试管你看清楚了吗?每个试剂的含量和成分你搞明白了吗?”

他探出身子,步步紧逼。直到脸贴向欧阳真的鼻尖,他才停下来。

“如果睡觉可以学会的话,我不介意你明天来这里,继续做你的白日梦。”

“……”

假如羞愧可以计量的话,欧阳真心里的羞愧指数恐怕早就爆表了。

“今晚和我去始宾塞斯酒店,见一个人。”

“什么?”欧阳真一听到“酒店”两个字,立即跳起来,抱紧了手臂做防备状。为什么又要去酒店!他还嫌上次还不够丢人吗?

“你又想成什么了?”

看到反应如此激烈的女人,傅司瀚觉得十分无力。他活了这么多年,这么呆笨的女人,他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“是去酒店的会场,参加晚会。”

听到上司的解释,欧阳真紧张的情绪随即放松。

“哦哦,我知道了。”

傅司瀚眼睛紧盯着试管,没功夫搭理她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知道。

“有其他人注意过你的体香吗?”

“除了我的家人,没人注意过。”

出身于制香世家的欧阳真,从小就流连于各种香水之间,十三岁就能调出自己想象中的味道的她,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体原来的味道。反正她想要什么,都能凭自己的双手得到。

“和你生活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也没有追问过吗?”

“你是说赫恩?”

傅司瀚点点头。

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他早就习惯了我身上的味道,倒是从来没有什么‘过激’的反应。”

欧阳真“过激”两个字咬的极重。

她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。

傅司瀚不置可否,除非顶级的调香师,其他人是不会注意到原香的味道。退一万步说,谁又能想到如此贵乎稀有的味道,会存在于一个普通的女人身上?

“去准备吧,五点四十准时出发。”

傅司瀚一边交代欧阳真,一边用手轻扇试管口,管口的气味钻进他的鼻腔,停顿了三秒。他面无表情的倒掉了试管里的液体。

意料之中,第一次尝试并没有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