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欧阳真傅司瀚小说 欧阳真傅司瀚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2-04-28 17:58:45作者:王二

>

《调香总裁,晚上好!》 第13章温暖的港湾 免费试读

“发现时,他们在哪里?”手握方向盘的男人缓缓踩下刹车,把车向路边开去。

“在青方山的半山腰,盘山公路上。”欧阳真瞪大眼睛看向前方,不给自己回忆的时间。

出事时她只有十五岁,正在教室里嬉笑打闹的她,被一脸严肃的班主任喊出了门外。她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到医院门口,又是如何看到爸爸妈妈并排躺在医院的身体的。她仿佛具毫无灵魂的行尸走肉,静静呆立在病房前。

“你确定,他们是***的吗?”车停在路边,傅司瀚认真的盯着依然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的女人,语气里多了几分怀疑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欧阳真呆滞的摇摇头。

当时警察找到她,告诉了父母出事的地点和死因,就草草了事。十五岁的少女,用稚嫩的身体,独自承受着一切,已经崩溃的她,除了相信警察,没有别的办法。

“欧阳真,你看着我。”男人的语气十分温柔,像温热的毛毯,轻轻裹在了欧阳真冰冻的身体上。

她打起精神,抬头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的傅司瀚。

“要加油,知道吗?”宽厚的大手在女人头顶犹豫了两秒,终于缓缓触到她额前的碎发,轻轻的向后抚去。就像小时候,爸爸妈妈鼓励自己时,做的那样。

眼泪再度决堤。

整个身子战栗的欧阳真,坐在车上嚎啕大哭。整整八年,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和归属感。

头上的大手并没有离开,男人温柔的看着低头哭泣的女人,心中一丝异样的感觉慢慢升起。

一阵急促的刹车响起,坐在车里的两人明显感受到了撞动。男人反应迅速,伸手护上了欧阳真的脑袋。

“下车!”

缩头躲在傅司瀚怀里的欧阳真,被一脸愤怒的时赫恩拉下了车。

他就知道,这一对狗男女,又厮混在一起。

“再让我看见你坐在他车里,就别进家门了!”无视自己撞上的车,把身旁的女人扔进自己车里后,时赫恩扬长而去。

事以至此,欧阳真也懒得再解释,清者自清。

“你为什么天天和他呆在一起?”开车的男人不是一般的火大。

“他是我的上司!”受不了男人的疑神疑鬼,欧阳真开口反驳。

“从明天开始,我接你下班!”

时赫恩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根本不给她拒绝机会。

白天欧阳真仍然在泡在实验室,一刻不停的的记忆香精的味道。刚到下班的时间,时赫恩的车就准时出现在大厦下面,接她回家。

这三天傅司瀚像人间蒸发的一样,根本不见他的踪影。

距离傅司瀚考核的时间只剩一个小时,欧阳真沉静的站在实验室,放空心情。

不要紧张。欧阳真暗示自己。

大门大开,阳光倾洒在男人肩头,高大的身躯嵌在阳光里,深邃的五官因为阴影的打磨让他看起来更加立体,他就像北欧的神一样,静静的站在门前。

审判开始。

装着香精的玻璃瓶被男人一字排开,他伸出手,示意欧阳真开始。

“普罗音玫瑰、安纳托利亚玫瑰、苔苏玫瑰、橘玫瑰、捧花玫瑰。”欧阳真一边低头仔细轻嗅,一边在心里暗骂。

傅司瀚这个变-tai,居然挑了这么多相似气味的香精来给自己辨认。

“很好,下一组。”

整整一下午的时间,傅司瀚不停的拿出香精摆在欧阳真面前,考验她,观察她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半靠在墙上的男人终于直起身,吐出了三个字。

心脏一直“砰砰”跳动的欧阳真,轻轻吐了口气,放松了下来。

“你实力不错,这次算你过关。”

辨认香精的这一环节,最能看出调香师的实力,单就欧阳真今天的表现来说,她确实有异与常人的实力。

“香料嗅辩是一个调香师一生的任务,不要高兴的太早。”看着眼前有些洋洋自得的女人,傅司瀚冷冷开口。

“知道了,傅总监。”欧阳真连忙低头。

“公司马上会运新的香精回国,你注意辨别。”

傅司瀚扔下一句话,便关门走人。

每天除了帮傅司瀚处理各种繁杂的事物外,欧阳真下午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实验室里,辨认新到的香精,一个一个为它们贴上标签。

这天,她如往常一样,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。却看见实验台前站着一个骨瘦嶙峋的女人,双手抱臂,冷冷的看着自己。

“欧阳真,我寄放在这里的高地薰衣草不见了。”

仍然维持推门动作的欧阳真,心脏猛然一抖。

怎么可能?

“你们公司的人说,只有你最经常出入实验室。”

“对。”欧阳真不可否认。

“司瀚怎么会想到,自己雇了个小偷!”女人力气极大,拽住欧阳真的手臂,把她拉倒在自己腿前。那双耀眼的水晶鞋刺上欧阳真的眼睛,她终于想起了,眼前这个恶意诋毁她的女人,就是那天执意要把自己拉走的白小姐。

“我不是!”欧阳真大声反驳。

她从来没有偷拿过实验室的东西,怎么可能是小偷!

“那就给我找!如果找不到,明天警察局门口见!”女人怂开她的手臂,语气里满是厌恶。

满腹委屈的欧阳真,低头奔向了装满香精的玻璃柜,仔细的翻找。她没有注意到,身后实验室大门的锁,轻轻转动,“啪嗒”一声,扣了起来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热闹的大楼逐渐安静下来。停在公司楼前的车开走又开回来。

“找到了!”站在柜前满头大汗的女人,兴奋的说。

她把玻璃瓶小心翼翼的锁在柜子最显眼的地方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“嗯?”欧阳真用力按下把手,实验室的大门却纹丝不动。

遭了!伫立在大门前的女人暗叫一声,开始疯狂的用手拍打大门。

“喂——有没有人!”

直到欧阳真的嗓子发不出声音,她才垂下胳膊,跌坐在门后。

实验室阵阵阴冷的风探进欧阳真单薄的身体里,用力缠上她。她捂着脸痛苦的缩进角落里,颤抖着从包里拿出药,塞进了自己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