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最热小说 正文
洛晚意楚缙云小说章节目录 洛晚意楚缙云免费阅读第2章

时间:2022-04-27 21:49:31作者:王二

>

《和离后七王爷夜夜盼妻归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索性当初杨氏在洛云忠另娶他人之时,就把杨家的家产以及她自己的嫁妆都转到了一双儿女名下。

眼下洛晚意才不至于无处可去,她在杨家老宅为杨氏设了灵堂。

“杨叔,你给哥哥传书,他回信了吗?娘亲肯定想再看看他。”

洛晚意靠坐在棺边,认真地整理杨氏的衣服和发髻。

她这些日子独自操持杨氏后事,又茶饭不思。

人看起来单薄苍白,仿佛行尸走肉一般。

杨叔在杨家当了三十多年管家,也是看着他们兄妹长大的。

想到刚收到的消息,他越发心疼洛晚意了。

只是,这事太大了,他也不敢隐瞒。

“小姐,少爷他......他被关起来了。”

杨叔话音刚落,洛晚意就匆促起身。

可是不知是否动作太急了,小腹一阵疼痛,让她险些跌回去,好在杨叔及时搀住了她。

洛晚意反手抓住了杨叔,语气焦急:“杨叔,怎么回事,哥哥好好的怎么会被关起来?”

洛晚意胞兄洛书枫自幼爱好武艺,喜读兵书,师从两朝元老冯将军,年纪轻轻就跟随冯将军去了西北,征战沙场。

近年西北各部蠢蠢欲动,就连洛晚意成婚,洛书枫也只是派人送了礼物回来,兄妹二人已经五年未曾相见。

但洛书枫在家的时候,是把这个妹妹捧在手心宠,每年也都有家书和礼物送到洛晚意手上。

洛云忠为父不慈,杨氏故去之后,在洛晚意心里,洛书枫就是她唯一的亲人。

“传回来的书信,说的是少爷指挥不当,行事激进,害得三千将士命丧沙场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自家哥哥,洛晚意最是清楚,洛书枫向来稳妥,绝不会做枉顾人命的事。

自己在京城刚被休,哥哥就进了牢房。

这件事,若说没有洛安芸母女的手笔,洛晚意都不信。

“杨叔,帮我备车,我要去华府。”

华秋年,现任兵部尚书,向来同洛云忠交好。

他的嫡女华仪伶同洛晚意是闺中密友,琴艺和武功都是洛晚意亲自传授。

两人亦师亦友,到后来,甚至华仪伶的穿衣和妆容风格都与洛晚意越来越相似,仿若双生花一般,盛似亲姐妹。

在洛晚意同楚缙云成婚前三个月,华仪伶和洛书枫也在双方父母做主下,订了婚。

眼下他们兄妹困难,洛晚意能想到唯一的寻求帮助的人,只有华仪伶。

来到华府,洛晚意只觉得恍若隔世。

她嫁给楚缙云的过程并不光彩,因此成婚后她便很少外出,宴会也只出席年节的宫宴,与华仪伶的来往也慢慢减少了。

“仪伶。”洛晚意从大厅的椅子上起身,抓住华仪伶的手,泪水在眼眶打转。

“先坐吧。”

洛晚意摇摇头:“我等不了了,哥哥出事了,他们说哥哥害死了三千将士,仪伶,你知道哥哥的,他不是这种人,你让华伯父帮帮他。”

说到这,洛晚意已然满脸泪水.

可不管再怎么狼狈,这张脸还是那么美,美到让人男人垂怜,让女人生妒。

“帮他?怎么帮他?”

华仪伶挣开洛晚意的手,坐在椅子上,接过下人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。

洛晚意坐在她身旁,着急地看着她:“这件事一定有什么误会,哥哥这些年在西北屡次退敌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让华伯父去求求陛下,彻查此事。”

“噗。”华仪伶将口中的水吐了出来,竟然笑出了声.

“洛晚意,你怎么还这么天真,洛书枫身为主将却失职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,陛下已经下旨,押解回京,交由刑部处置,这事谁沾谁倒霉。”

方才慌了神,洛晚意听了这话突然冷静下来.

她愣愣地看着华仪伶,才发现她的脸上有着自己并不熟悉的讥讽。

“仪伶?你在说什么,你和哥哥......”

洛晚意话还没说完,就被华仪伶打断了.

“我和你哥哥清清白白,并无干系,昨日我爹已将退婚文书送到了洛府,你想必还没收到通知。”

“洛小姐来到府上,有何贵干?”华秋年从门外走来,眼睛都未曾直视洛晚意。

“下堂之妻,丧家之犬,能干什么,来咱们家摇尾乞怜呗。”华仪伶笑着迎向华秋年。

洛晚意紧紧咬着自己的唇,没有出口反驳,转身朝外走去。

可华仪伶的声音还是从身后传来.

“也不看看洛书枫是什么身份,妄想娶本小姐,本小姐就是嫁给七王爷做妾,也不会嫁给那个废物。”

洛晚意加快脚步,几乎是逃出了华府。

她真是识人不清,爱情是飞蛾扑火,友情也是自作多情,可笑,真可笑。

坐在回府的马车上,华仪伶的话不停在耳边回响。

洛晚意绝不信他们给洛书枫罗织的罪名。

交给刑部审,自己和楚风轩究竟是什么孽缘?

楚风轩作为先帝最小的儿子,自幼便被宠的无法无天,放浪肆意。

他这副模样,摆明了与皇位无缘,因而反倒与当时争皇位的几位王爷处的不错。

在楚缙云的父皇即位之后,甚至放心地将刑部交给了楚风轩打理。

宁王的身份摆在这,“小霸王”的名声又在外,上到皇亲国戚,下到平民百姓,无不畏之如虎。

这些年竟也将刑部打理得仅仅有条,风气严明,因此皇上也给他几分面子。

这人花名在外,前些年洛安芸不知为何同他扯上了关系,他也一派一往情深的架势。

自己同他在客栈那事已是闹得满城风雨,可是,为了哥哥。

“掉头,去宁王府。”

“哟,稀客,洛小姐莫不是对本王念念不忘,想做我这宁王府后院的金丝雀?”

楚风轩放肆地打量着洛晚意,那眼神活像只饿狼。

他扯了扯嘴角:“可惜本王对别人用过的东西不感兴趣。”

忍下内心的屈辱,洛晚意跪在地上,给楚风轩磕了个头。

“求宁王殿下救救我哥哥,洛晚意一定结草衔环相报。”

“噢,是被华府赶出来了?”

洛晚意咬咬唇,没说话。

见她这模样,楚风轩不由得笑出了声。

“洛小姐还没听说?令兄下狱之后,华府的公子便接手了他在军中的事务,如今华府可谓是炙手可热啊。”

原本以为华府只是袖手旁观,难道他们也参与了哥哥的事?